林鲸巧

求而不得,也会始终甘之如饴。

/蛇豆/《特别默契》

#蛇豆
#私设红豆执行常年驻守北方任务。
#《特别默契》


北方屋檐结棱,树裹银装。御手洗红豆接下的在此常年期驻守的任务,快要结束了。难捱的深蓝色冬日... ...皮靴上的冰粒终于融得剔透晶亮。

这样苦闷的任务,大概只有红豆一个人在当时的阴郁心境下才会痛痛快快地包揽下来吧,因为她需要长期的平息时间。中忍考试,死亡森林,短暂会面。平息那种兴奋到发抖,失魄到瘫倒的感觉。

不过现在已经淡忘得差不多了,经过休养之后。再过一星期就可以回村复命了。

傍晚时分,红豆戴着手套的双手里捧着热腾的红豆汤,水汽不断地升腾,漾开。她的靴子踩在厚实的雪地里发出咯吱的声音。

有松子掉落在蓬松的金黄色雪堆里,轻盈地砸出一个小孔来。

“真难过啊,冬天。不知道村子里现在什么样子,建筑的复原工作应该已经全部完成了... ...”红豆顿了顿,一提起复原工作,脑中一瞬浮现出大蛇丸离开时阴鸷的笑容,金色眼瞳震得红豆心里稍微有些发怵。

“怎么又想起那家伙......”红豆啜了两口汤水,继续前行,脚步愈发紧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红豆回到旅馆时天色恰好暗淡下来,羊毛状的残云在东方天空越卷越遥远,霞光完全消失。因此红豆很不喜欢北方,天黑得太早,寒冷又无所事事。

红豆倚在幽暗的走廊里饮尽最后一口汤,一点沉重的咳声断断续续地传进耳畔,她拧头看向落地窗外,寥寥乌鸦扑叫,暮色一清二楚地投映在地面。

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

红豆浑身疲软,安置好衣物后打算去泡下温泉让肢体松懈一下。抱着装有浴衣的竹筐一阶一阶地下楼,可后颈的咒印猝然猛痛不止。难道说......特地找到这里来了?

红豆背贴墙壁,稍微促膝,眼神凛冽,作戒备态。胸口感受得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似乎已经听得见那人的呼吸节奏。

大概十五秒钟过去,红豆看到饰有银色金属的勾玉耳环的男子真实地出现在她面前,墨黑长发,惨白肌理,和大蛇丸本人没有什么出入。

但是金黄色的瞳孔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携有磅礴戾气,看来他也不是任何时刻都那么令人生畏。如果红豆不知道他的身份底细,或许会把他当作平常的过路人看待了。

“哦呀,红豆,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怎么,你不会以为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吧。”大蛇丸停下脚步朝她讽刺性一笑。

让他猜中了,红豆确实是这么以为的,但是这种讽刺性笑容让她心里一揪。

“大蛇丸,你来这做什么?”红豆刻意没有表现得过于激动,就算摆出死战的架势,也根本奈何不了大蛇丸怎样吧,反倒会成为笑料......所以她漫不经心地四下望了望“那个人呢?兜,不在你身边吗?”

“歇脚一晚而已。兜去执行另外一些事情,一会回来。”大蛇丸简洁地说完,从红豆身前走过去,匿身在走廊的黑暗当中。

他果然不毫不关心我的动向吗?大概是根本不屑于我在做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吧,红豆想着,不禁眼睫下垂。

抱着竹筐走到温泉区,身体浸泡在热水里,藤紫色的头发很久没剪,已经超过肩膀,因此红豆不得不扎一个髻,这个她很不擅长,所以回村后还是剪掉吧......怪麻烦的。

洗完温泉之后很舒服,红豆穿着浴衣打算回房不再多想就此睡下。她一点也不想把大蛇丸的行踪汇报给村子,虽然这么做心里对三代目很愧疚。真是违心啊......

回房间的途中红豆撞见兜端着水回房间,她只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闪身回房间关上门。

兜将水杯放在柜子上,低声询问:“大蛇丸大人,为了防止御手洗将您的行踪汇报给木叶……需要处理一下吗?”

“她不会。”大蛇丸翘了下嘴角,嗓音略沙哑地说。他对于猜测红豆的心思总是很有把握。毕竟那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

“因为我就是知道她在这里执行任务,才来看一眼。”





2017.8
林鲸巧

*喜欢蛇豆很久了,一直想留点什么。感觉最后一句话算是个好结尾呢。对于他们来说,很合适。